当前位置:主页 > 资讯专区 > 论文 >

“挂证癌”何时能根治?

发表于:2019-04-15 来源:建筑时报   浏览次数:

  小编原本想以“挂证菌何时能治好?”为题,但后来想想,用“癌”或者“肿瘤”更为确切,有医学常识的人应该知道,细菌是可以被杀死的,但病毒是杀不死的,需要靠人体的自身免疫战胜。小编就以这样一个切入点对时下空前浩荡的“挂证取缔行动”阐释一些个人的观点,如有不妥之处,请各位看官在评论区予以指正批评。

  首先谈一下病因——买家群体

  挂证现象是因为挂证族吗?是因为挂证企业吗?小编认为,多年以来,挂证已从一些个案或者地区的事件逐渐发展成了一个具有商业运作的市场行为,并具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既然称之为市场,那么学过经济学的看官应该很清楚,决定市场的要素是供需。需求方是企业,供给方是挂证族,另一个条件是需求方强烈的购买欲望和购买力。

  关于中介

  当你取得一级建筑师、一级建造师、结构师、造价师、资产评估师、岩土师、注册监理工程师证书时,就会被一群中介盯上,问你要电话,问你要不要挂,想挂哪个省,挂一年多少钱等等。接着,会有一段时间接到电话问你挂证的事情。

  如果在论坛或者群里,也会随处可见挂证中介的身影。他们用的号是企业号。

  据知情人士介绍,目前市场上挂证有两种:一种称之为“资质挂证”,另一种称之为“投标”挂证。

  “资质挂证”——顾名思义,企业为了满足建筑资质对人员资格的要求,寻求相应资质。那为什么他们不去招聘全职的具有资质的工程师呢?

  这里就要讨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了,在早前的资质体系中,资质与技术人员资格是挂钩的,也就是说中小企业需要升级资质,必须养活相应数量的资质人员,哪怕暂时还没接到活。对于这类企业来说,显然没有必要也没有实力去养“闲人”,他们宁愿花钱去“借”证书。

  住建部发布226号文后,取消了除各类别最低等级资质外关于注册建造师、中级以上职称人员、持有岗位证书的现场管理人员、技术工人的指标考核。但是,并不是所有企业资质都不要求人员了。施工总承包三级资质企业对建造师等人员仍有要求,一级资质、二级资质企业保留了技术负责人这一项人员要求,特级资质另有规定。

  此外,工程设计企业要求主要专业技术人员数量不少于所申请专业资质标准中主要专业技术人员配备表规定的人数;工程建设监理资质标准也要求企业至少具有注册监理工程师、注册造价工程师、一级注册建造师、一级注册建筑师、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或者其它勘察设计注册工程师相应数量。

  综上,有资质升级以及增项需求的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成为了“挂证”的最大买家。当然此次挂证清理行动打破了这些企业的生存环境,有很多企业因为一下子缺少了哪怕一个证,导致资质被“没收”。只有在缓冲期及时找到替补队员,才能确保原有资质安全。

  “投标”挂证——简单的说就是用“借”的证书去投标。或者用该证去替换原来投标的证。一般来说,企业投标文件商务标中会涉及技术人员名单,而且有的地方会采取“押证”,企业为了保证投标的成功率,把“简历完美“的人员配备入该名单,但实际上项目实施并不需要这么多的注册人员。在监理行业,有时总监理工程师也有“偷梁换柱”的情况。

  据知情人士了解,一般投标挂证不是很受“挂证族”青睐,原因很简单,一旦工程出现质量安全事故,哪怕你是“借”的,同样需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当然,这类挂证危害对于行业来说也是具有杀伤性的。如果说资质挂证是良性肿瘤,那么投标挂证才是恶性肿瘤——癌。

  如今的挂证惩戒行动好比是一场“化疗”,将“病毒”和细胞都杀死,但没有对机体的“免疫力”进行巩固,好比一个体制很弱的人去做化疗,结果不一定是好的。

  小编最近在群里随便找了个用户名为“XX挂证”的QQ,和对方聊天后,发现挂证的“病情”并没有得到控制,

  几句寒暄后,对方称“现在当然还可以挂证,但一些城市查得比较严,目前只有北京、江苏、湖北……可以挂靠,要的抓紧!”

  当小编问及会不会被抓到时,没有挂证经验的小编得到了一个惊人的线索——"转社保“”

  转社保有什么奥秘?

  据知情人士透露,挂证中介一般会挑选可以“操作”“转社保”的挂证族进行交易,这些符合条件的挂证族一般就职于私营企业,这样一来,就可以用障眼法躲避挂证查处。众所周知,现阶段查挂靠的手段明显只是通过社保缴纳单位和注册单位来对比。(不知道后期住建部还会采用何种“高科技”来进行比对。据说是个人所得税数据。)

  想想有点可怕,我们千辛万苦去查挂证,弄出这么多存疑名单,然后一批一批公布,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猛然发现还有这么多“非公”的挂证族潜伏在市场里,这样的病灶是不能根治的。

  当然,还有个别省市不排除存在“保护伞”的存在,才有中介能够大胆地说出“可以挂,没有风险”的话。

  小编民间偏方——打破供需关系

  在这里算是为寻求挂证的企业说句话,他们为什么要去花每年5万元~10余万元的成本去“借”一个“证书”。而这个人还不能为他做实际的工作?

  前面小编已经说道,行业内资质与人员资格并没有完全脱钩,也就说“挂证”病毒生存的好发区域并没有消失。谁也不想涉险踩红线,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也是主旋律,还需要有关部门针对行业内企业的生态进行调研政策调整,从根源进一步挤压“挂证”市场的生存空间。

  其次,需要严厉打击“项目挂证”,一方面加强招投标体系和相关法律体系的完善;另一方面,需要有关部门联合监管和查处。

  还有一些业内人士担心,如果真的抓掉了这么多“挂证族”,行业内会不会存在一级建筑师、一级建造师缺口?在实施的项目会不会受到影响?影响将有多大?

  如果我们理性看待挂证现象或者挂证市场,并把它看做是一种疾病的治疗,应该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小编也想对“挂证族”说一句,无论目前你有没有中枪,请相信现代科技和大数据的力量,被查到是迟早的事情,是时候见好就收了。

  • 精彩评论
  • 总评论:0
  • 供应商推荐

  • 热门参展企业

京ICP备07501208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699号

联系电话:010-82883272 Email:gjg_1@163.com

北京中辰创意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05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违者必究